最新消息:关注公众号【七七剧本】,回复剧本名,就可以查看该剧本的完整复盘!

《北涉喜乐》剧本杀真相复盘 凶手是谁 剧透解析 密码答案 结局攻略

剧本评测 admin 191浏览

北涉喜乐资料

剧本名:北涉喜乐

时长:

人数:6人

题材:
古代
6人

北涉喜乐评分

推理:5.37

剧情:5.93

其他:5.41

综合评分:5.39

北涉喜乐点评

北涉喜乐海报图

出版一个本子,请你先把故事写完,核心谜团在复盘时都交代清楚了。不要让玩家结束全程,所有的疑问都没法得到解答,核心人物甚至连自己的身世姓氏都不知道
——dingxx

猫白同志的第一个本,共有简单和困难两种模式,适合情感沉浸和推理机器玩家,我们玩的困难,于是各个关系很近的人成了相互撕逼对象,即便情侣和夫妻之间都毫无帮衬可言……优点是作者给开的,缺点是人物关系缺少关联,结局不够开放。总的来说值城限价格,玩它!
——轻行

个人觉得蛮不错的本。玩之前没有抱太大期望,但总体能给到7分以上。
还原、推理、情感都有,而且平衡的不错。

推理方面,多尸体,仔细看看线索凶案基本能还原。
情感方面,我是哭哭位,没有刻意煽情,不过真的太戳女孩子的点了吧。
作为古风本,文笔也很不错。
推荐一下!
——曹嘉琳Lynn

人物:瘦弱和尚
极佳的一次体验!必须全部打满分才能表露我对这部剧本的喜爱之情和对作者的钦佩之情!
“喜乐镇啊,平安喜乐,没有什么大奸大恶之人,有的,只是被命运折磨捉弄的苦命人”
首先要夸的就是作者的文笔,在这样一个剧本作品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时期,太多太多的作品,因为文笔的问题无法让人代入,而这一部《北涉喜乐》,在翻开剧本、音乐响起的一刹那,我们仿佛已经置身当时的喜乐镇,随着文字的代入,仿佛我就是那镇上活生生的人,十分写意优美的文笔能够抓住细腻的内心,让我产生一种想让时间停止、就这样静静地享受在喜乐镇的时光的想法。年味儿十足的喜乐,一起逛过的市集,每一帧画面都深深刻在了脑海里。
当我们沉浸在过年的喜庆、体验着热闹的氛围中时,陡变悄然而至,而推理方面也足够硬核,即使是一车老手玩家也绝对有得推,推理过程一波三折反转连连,当我们认为得到了真相,开始揭秘,谁知这才是重头戏的开始!最终控制不住地落了泪,几度哽咽,最终,才看明白这喜乐镇,却已是物是人非…
结束后很久不能跳脱回现实,多想自己就是在那镇上生活着的人,不求荣华富贵,只求与心爱之人在镇上相守一生,可也许这心中的喜乐镇,留不下,也抓不住,只有在梦里,再续前缘…
——六扇门·沉浸式剧本体验馆

猫白的文字很有代入感,写的就非常好,我愿意读下去

同时可能是北方或者系列本的问题,他有留白的地方,但是故事相对于完整

前期的逛街可以不必
——唐家大小姐

优点:文笔不错,前半部分设置挺有意思,某几个角色有发挥空间
缺点:作者对政治斗争的理解是皇上打架肯定用的金板砖,你说三省六部满朝文武都不蠢?不存在的;对儿女情长的理解是虽然我十恶不赦还精神变态但我爱你哦?问你感动不感动?反正我不敢动;对推理凶案的理解是只要这件案子有几率能发生就算成立,你说还有其他可能?不存在的——结论:但凡看过甄嬛传有俩人类女性朋友还追过几集柯南金田一都写不出这种想象突破天际逻辑一败涂地感情毫无根基角色全场看戏的本儿来
——jeremy

本很不错,DM无感情念白,太没体验感了。很多地方没解释 说在下一部,但是根本没欲望玩下一部。
——李子旭

很普通的本子,既然是城限就该有城限的区别性,你不会以为游戏前随便搞个逛三园就可以撑体量了吧???不会真的这么以为吧???时间线的bug真的是推到不想推,凶案这么简单,故事也一般,所以来玩什么?
逛三园,狗头滑稽
——欢乐马

属于那种推理做的不偷工减料的沉浸本,核心诡计涉及到的部分不是简简单单的绕一下就能想到的,而且故事的内容虽然长但是不是很乱。两代人的故事描述的还是比较清晰的,唯一的遗憾是个别角色的视角比较骡,推理方面提供不出太多信息量,虽然没有夸张的宣发卖点,仍然是一个值得大家去玩的限定。
——琥珀川。

类型:古代情感沉浸
推荐:★★★
总结:主打情感还原,角色四男两女,两代人的爱恨情仇,两个女角色的情感轨迹极其相似。
凶案有点乱吧,多具尸体找凶手,其实凶手也不重要,主要是沉浸,但是我们这车dm有点凶巴巴,大家都不太投入。结局有反转,你以为十恶不赦的坏人其实对你痴心一片。
总体本子一般,作为城限不是很值。
——巴拉巴巴巴

北涉喜乐故事背景

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从街上的各处传来。一时之间把呼声和笑声都压了下去,空气中满是竹节燃烧后的气味,却并不难闻,反而有点舒服的暖意,远远望进巷子里,人影稀疏三三两两,迎春纸花散的满地都是,被风吹的翻飞。会看到相爱的男女相拥于马车上,车前点着油灯,油灯上的铜铃叮铃作响。
身穿大氅的官员极目望去,一湾溪水蜿蜒进镇中,天气微凉,溪水未冻,夕阳半落。一片碎金撒在溪面上,隐隐听见城西破庙里传来木锤状中的苍苍声。
他伸出手来呵气取暖,然后一挥手,一队人马进镇并未声张,秩序井然。
他站在镇口,伸手摩挲着身旁的石墩,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刻在石面上,字体看上去并不威严,反而有些心情舒畅。
“喜乐镇,终于到了啊。”
新年的钟声马上敲响,要扫去一年的阴霾和晦气,这里唤名喜乐,这里福瑞安康。